评《霸王别姬》上半部

虽然说很早就听说过这部电影,但是一直都没有去看,一是怕加深对国产大片的失落,二是一直以为这样一部电影讲的是刘邦项羽,这两人的情节在书上看过太多了,实在无心再看。所以老师开始放映,并说这可能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一部电影的时候,我有点不以为然。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看《霸王别姬》是分两次看完的,上半部只能算是基情四射,从小豆子到程蝶衣,从小石头到段晓楼,两位男主角的事业蒸蒸日上,可是程蝶衣从小对段晓楼的依赖之情逐步演变为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之时,让人对故事的发展有些诧异。就算以如今的尺度,这样的电影也是很多人接受不了的,这部片子何以在那个保守的年代播出,我难以想象。但是张国荣的演技确实无人能敌,就像国外一个导演所说,张国荣的演技和气质超过了我看过的所有中国演员,甚至超过了所有好莱坞演员,如剧中所说,这部电影中,程蝶衣这个形象被张国荣演绎的淋漓尽致,阴阳同体,戏里戏外如同一人,浑然天成,他几乎是活在戏中了。

我们看过张国荣的电影大多是香港的电影,由于香港文化其本身的局限性,注定无法表达出更深刻的时代意义。而大陆文化,本就是一个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每一个时代都可以作为素材来展开。《霸王别姬》的上半部,基本上是同一个时代背景的,北洋军阀如何割据如何混战,北京城里的普通市井小民是不会关心的,他们首先是像小豆子一样求得生存,这就出现了一开始小豆子当妓女的母亲将他送往戏班的场景了,为了能让小豆子能够进入戏班,甚至不惜剁掉他的一根手指。而求得生存之后,普通北京人也开始享受起那点小情调了。上半部,有一个词用的多,在我看来,这也是上半部中的一个中心:角儿。

上半部是以“角儿”展开的,从小豆子母亲把他送进戏班,到他逃跑,看到别的“角儿”的演出之后,下定了当“角儿”的决心,通过努力最终成角儿。这是程蝶衣,段晓楼的奋斗史,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中,备受磨难,一句”我本是女娇娃,又不是男儿郎“多次唱错,这个过程可以说是程蝶衣挣扎的一个过程,是继续当一个男儿郎,成不了角儿,还是戏里戏外一体,忘记自己是个男儿郎,成为角儿,出人头地。最终,师兄段晓楼成全了他。之前戏班的师傅曾说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后文中师傅也对程蝶衣说,是你师哥成全了你。程蝶衣,段晓楼经过自身的努力终于成为了角儿,受众人吹捧,程蝶衣的气质更被称为风华绝代。

电影的另一条发展线索可以从程蝶衣段晓楼两人的情感来看,最初小豆子刚进戏班,受到师兄小石头的照顾,产生感激之情,后来一人出演霸王,一人出演虞姬,可说是搭档了一辈子。而程蝶衣戏里戏外如一体,俨然把师兄段晓楼当成了一生的伴侣。这种感情一直不曾遮掩,直到菊仙的出现,菊仙同样来自底层,聪明果敢而坚强。程蝶衣与菊仙争风吃醋,段晓楼却浑然不知,因为程蝶衣把自己当成了虞姬,段晓楼却没有把自己当霸王。两个伶人,一个妓女,这可以说是那个年代里地位最低下的阶层,却同样受追捧,但他们始终只是人们找乐子的工具,赚钱的工具,被人看不起,更没有什么地位,不得不出卖自己以依附于富人阶层。而片中的富人阶层,权势阶层,无疑说的便是袁世卿袁四爷,北洋时期,日本统治时期,国民党统治时期,袁四爷始终不倒,游刃有余,如果要按如今讲的阶级来分,袁四爷必定是大资产阶级了,封建礼制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片中多次把京戏变为最上层和最底层沟通的桥梁。

总结一下,《霸王别姬》上半部更多的讲的是个人的悲喜,并没有给其贴上鲜明的时代特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