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

莫言说,他取“莫言”这个笔名,是因为那个时代,在动乱期间,不断有人被打成右派,被批斗,他父亲怕他乱说招惹是非,便让他装作哑巴,等到他长大之后,便取“莫言”两字,作为发表作品的笔名。

今日来看,以这样一个笔名来获得诺贝尔奖,以至于大部分人都忘记了他的本名,是颇有戏剧性的。我不想就他是否应该获奖而言,因为他自己说过,他的作品,或者说文学、文化,应该是超越政治的,所以老拿政治因素出来说事无疑是让人反感的,公知们想着一切办法来抨击政府,本就没什么节操,也就无所谓反感不反感了,毕竟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有受众跟随的。

我承认我从来没有看过莫言的任何一本小说或者其他作品,也许某个时候曾经在书架上瞥过一眼,也只是在记忆中停留了几秒钟。就算是最知名的《红高粱》以及根据其改编的电影,我也没看过,昨天有时间看了半部《红高粱》,想从其中感受到诺奖评委所说的”魔幻主义和现实主义交汇”,估计是我境界实在是太低,看书看小说从来都不会去体会作者写作时的思想,反正我没看出太多东西来。因为我看小说得到的,从来都是最后自己对情节的记忆,对故事的思考,要我天天像中学生一样去体会文中中心思想,文章主题什么的,玩蛋去吧。

有人说莫言没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自己也曾经说过中国作家还没有人有资格获得该奖,我倒是不这么看,在我看来,中国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实在是太多,这些作家,他们有独立的思想,有自由的文风,作品有深刻的烙印,却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的作品没有登上诺奖评委的书桌,也可以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很多作家,在翻译方面,都是沾了光的,只有有一个好的译者,一本书才能够飞越国界翻越语言的鸿沟,而译者,要么是因为这本书的销量,或是因为这本书的内容,很多优秀的作家,内容也许是诺奖级别的,可是太过独特而不被理解,以至于默默无名。因此,莫言获奖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至少中国国籍的第一个诺贝尔文学家又让公众的视野聚集到了文学方面。这样的热情如果得以继续,毫无疑问会有更多的优秀作家被发掘出来,更多的文学作品走向人们的书桌,我们的文学追求,也应该离开肤浅的网络YY、言情小说了,作为一个古典文学迷,我想说,这是文学之幸。

古人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莫言莫言,希望会成为敢言,多言,畅所欲言的开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