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荷花池--给20岁的自己

[xiami soundfile=”http://f1.xiami.net/16521/170117/01%202100814_96255.mp3″ autostart=”yes”]Here I Am — Bryan Adams[/xiami]
采莲船

又坐在了五教靠窗的位置,记得大一时基本上所有日志都是在这里写出来的,那时大多只看着池塘路边来来往往的行人,所作也大多悲婉,却忽视了近在咫尺的荷塘,那一年的情绪都相当起伏,区区一个烂泥池,确实也难吸引我的目光。
如今拨得云开见月明,心里没有了那些个负担和不平,却也能坐看天地了,一叶而知春秋?
早已经过了荷花盛开的季节,没有采莲人没有莲叶舟,我也没有张口就诗的才气,莲花丛中踩莲船,莲女手剥莲花蓬的景象是绝然不能见到的,大概只能在某日游走江南水乡不经意瞥到,可遇而不可求。
五教并不刺眼也不柔和的阳光,衡阳秋冬季节难得一见的蓝天,万里无云,天朗气清,衡阳的天空似乎拔高了不少,窗外依旧还有金桂飘香,依旧还有短裙少女,却被荷塘里这一池秋色打破了意境,原来已是秋了,我最爱的季节,秋晴之朗,秋雨之爽,多的是利索,少的是春的朦胧,这两年恨透了那些个朦胧,只想简单生活,只想所见即所得了。逐渐枯黄的荷叶不会再有人围观,我仿佛就那池秋水,人们都绕开我,我依然依然自乐。
荷塘已见秋色,仍迎风招展,这似乎是荷的傲骨,生命又到了一轮回,兀自不折腰,它的底气仍在,根骨犹存,何愁明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