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廉价的劳动力,最无耻地利用

前段时间反日情绪高涨,正值打砸抢高峰期,所以不敢乱写怕冒犯了被绑架的民意,如今放几个马后炮,不知道会不会被爱国青年们攻击。不过咱是网易和cb的常客,不怕喷,最爱理性和非理性讨论,有分歧咱就论呗,坐而论道,就没有什么年长年幼,高低贵贱之分了。
标题中写到最廉价的劳动力,自然是指我们学生群体,918纪念日,又有大批学生群体走上了街头,操着最高尚的心,却担负着脑残的骂名。对于那些明知会有打砸抢却依然跟着人群游行的学生,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怜悯,你们是找骂,甚至说你们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也只有你们自己知道。可是学生是最廉价的劳动力最容易煽动的人群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历史上很多事情都是有心人们在学生中点燃一把火然后把学生推上一线当炮灰的,学生群体的受难自然是整个社会最重视的事情,因为他们大多寄托着整个家庭的希望,遑论这个独生子女居多的时代了,所以我可以大言不惭地说一句,得学生者可得一部分民心,控制学生和学生思想,可得将来。
利用和控制学生可分为两类,非法和合法的,前者虽然卑劣,可远不如后者无耻,这就像一个经典的论点:真小人和伪君子之害孰轻孰重。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愿选择和真小人打交道,因为你已经知道对方的品性,可以时时防备着,但是对于伪君子来说,背后捅你一刀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学生无疑是整个社会组成部分里边最热血的一群人,他们被灌输着正确或者公认为正确的思想和价值观。所以当有人引领着他们做某些”正确“的事情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跟随着。所以有心人士们,公知们,意见领袖们,都把学生群体当作最大的受众群体,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把学生当作最好骗的凯子,以此来获取自己的最大利益。

上上微博就知道了,无论是各种意见领袖,作家学者之流,早至89年的香港某团体,晚到最近的918反日游行,学生都充当着炮灰的角色,最后事情败露,阴谋者逃亡海外,既得利益者则从此演变成正义的化身,整日谴责政府,宣传自由与民主,继续忽悠他们的粉丝。这种变身,实在是让人作呕。不仅于此,如果仅仅是一些有心人士意欲如此的话,那么学生的日子或许会好过很多,可是来自正当机构和官方的利用,则是最最可耻的。一次参加学院的会议,当然不是什么光荣的会议,当时学院一个老师叫嚣着,学生会那么多人,我随便找几个干部监视你们云云。当时我就想,中国的工会和学生会,也许是世间的一大笑话了罢,有党委的工会还能叫工会?有团委管辖的学生会还能叫学生会?

很多人都忘记了学生会最初的定义,学生会,乃学生自治会是也,不是团委学生会,更不是党和国家的学生会。学生会的首要宗旨,不是管理学生,而是服务学生,学生自治会应该是一个完全由学生自主组成,独立于学校学院和团委的组织,为学生争取正当权益,而不是充当学校学院和团委的走狗。用CB网友的话来说,现如今,学校的学生会就像是一个小型化的某党,讲资历,论关系,到头来都不过是些为自己谋私利的牲口。

12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