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笄而殇,是为不孝!

    这篇文章写了有半个月了,一直不知道如何开头,如何结尾,如今事情也随风散去了,所以这文章便也没有了新闻时评的意义。而我本人,也绝不愿把一个花季少女的死当作一篇吸引眼球的新闻来写。之所以写这样的文章,是因为我也曾长期徘徊在那条解脱或继续忍受的分隔线边缘,我曾经感受过死亡的气息,但是心中只要尚存一丝清明,便不敢也不会轻易让自己解脱而让父母遭罪。

    大概就是半个月之前,南华大学南校新一栋一位19岁的大一女生跳楼身亡,具体是什么原因让她下这样的决心而放弃世间种种,可能没有人会知道了,而流言蜚语大多枉测,我丝毫不敢信其一。如果用我的视角来描述事件发生地点的话,那就是在我们宿舍楼的对面,离我们不到50米的地方。这样一件事情,有人无比震撼,有人已经习以为常,有人竟敢对其加以调侃!死者为大,这篇文章或许有对死者的不敬,但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古时男子及冠,女子及笄,表示已经成年,照理说就应该养活自己,开始孝敬父母了,但是由于时代的发展,我们仍然驻留在父母养育的阶段,这种时候选择放弃世间种种,实在是对自己和亲人的不负责。

    我父母都是穷苦出身,我也是农民的儿子,我对此丝毫不忌讳,我至今庆幸,我有这么好的父母,让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让我能够从小习惯思考,从小就能辨清是非黑白。他们的文化程度不高,他们能够传授给我的文化知识也相当少,但是他们教会了我最重要的东西:如何做人。两岁不到,我妈就把我的名字、1到10的数字、以及拼音全部教给了我,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赢在了起跑线上。我上学前班时,已经会全部拼音和100之内的加减法了。我爸更是12岁当家,从小到现在,几乎没有享过什么福,以前是努力工作来还清爷爷欠下的负债,后来就是拼命赚钱养我了,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老爸都是不到天亮就出门,天黑才回家的,这几年电力系统改革,基层电工的日子才好了一点,至少平时国家公休日还是能够放一两天假的,可是几十年的操劳几乎整垮了他的身体,如今落下一身的伤病,只盼着我早日出来工作,盼着早日买辆车遮风挡雨,盼着十几年后的退休。每念及此,我如何敢,如何能够忍心扔下父母扔下一家子的希望就那样纵身一跳?未尽孝道,如何敢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

    如今对面楼跳楼事件已经平息了,可是这样的悲剧仍旧每年都在发生,从高中到现在,每年都听到有人离去的消息,或许是挨骂了一时赌气想不开,或许是为情所困,或许是压力太大,可是你们何曾想过,父母的压力之大胜过你们千万倍,父母之辛苦胜过你们千万倍,你们如何敢独自丢弃父母,你们如何敢、如何能不孝!

13 Comments

    1. 没想到,有人说原创的东西偏少。咕~~(╯﹏╰)b,你去百度或者谷歌看看,85%的文字可以搜到不?而转载的文章,文章内都有注明,在哪里引用也都有地址说明。 还有,至于新,的确是域名很新,我去年买的域名差不多也已经一年了。现在已经使用独立博客350天整。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