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恶丛生,但我追求的从来是美好

小悦悦,走好,天堂没有车来车往,天堂只有美好。

     

从李刚,药家鑫到郭美美、扶老、小悦悦,中国网络掀起了新的一轮道德风暴,就像当年那个著名的命题一样。当年讨论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否该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一个时日无多的老人的性命。而今天却是讨论是否该不怕麻烦而救一个垂死的孩子。

在今天看来,当年这个命题似乎有些荒诞,生命无价,怎可以以老幼去区别衡量其价值。这简直就是原始社会应该讨论的课题,是该放弃年老力衰的老人,带着部族的希望——孩子们走,还是放弃那些没有一点战斗力的孩子。同样,今天,关于小悦悦的这个话题同样显得沉重而荒诞。

在一个文明年代里,不是在逃荒的难民群中难以自保,而是一个法制健全,生活稳定小康的社会,为什么还会有人见死不救?我也不知道,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奇怪的年代里,我也不知道如果自己在现场会怎么做,每一个人都会说,却不一定会做,那18个见死不救的路人如今也许当时有心无力,忍受着良心的煎熬,最终装作不知晓而去,在一个救人反而要被诬陷的社会里,人们的思维习惯已经变成了先自保再救人,舍己救人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做出来的。有人会骂我,说这样想这样写太冷血,我也没办法对那些喷子说什么,我只想说,中国社会,不需要这么多批评家,请你们嘴下留情,把满嘴的丑恶吞下去,把你们那些挖掘丑恶的时间分一点去发现美好。

事情已然发生,这种时候不是大喊追究责任就能挽回的,大多数人习惯于批判他人,却从不自省,我们都需要自省,从自己做起,不是说说就可以的,靠法律去强制人们救人也是难以实施的,只有人人自省 ,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平才能得以提高,才不会出现这些荒诞的故事。

曾经在微博上向一个时政评论员请教如何才能独立思考,不被汹涌的民意冲垮绑架,他说,不阿权贵易,不媚民意难,​想保持独立需要你内心的强大,需要你有丰富的知识,需要你对自己有自己的判断。最后这点我思考良久,对自己的判断。似乎从来没有仔细判断过自己,从来都是支持自己认为对的一边,即使不阿权贵也不媚民意,也没有想过自己跟随民意或者站在民意的对立面究竟是如何,也从没有一个参照物让我去判断自己的对错,但我想,心中尚存一丝清明,尚存一丝良知,头脑冷静的情况下,我的定位不会太偏激。

规劝那些网络写手们,不管是职业的还是业余的,不管是官方的还是愤青,笔下留情,嘴下留情,不要让你们的孩子一出世听到的看到的就是世间的丑恶,这个社会美丽的事物从来都多过丑恶,我们不需要去故意发掘丑恶,也不必大费周章去邂逅美好,热爱生活,处处美好,心存恶念,遍地丑恶。
[xiami soundfile=”http://f1.xiami.net/12927/168554/03%202080673_143437.mp3″ autostart=”yes” loop=”yes”]Zombie — The Cranberries[/xiami]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